湖北人民广播电台:大老岭 大山的守护

2019-08-19 16:25:19 |  湖北省林业局 | 点击量:

  

    大老岭,是湖北宜昌深处的一片莽莽大山,茫茫林海一望无际,古木参天、松柏苍翠。在这个深山老林里,有这样一群人一直不为人知,50多年前,他们进入大山,与山为伴,在数万亩大山上栽树育苗。如今,树苗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宜昌大老岭林场也成为长江三峡库区的重要生态屏障、长江生态大保护的主战场。

    当年这群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如今很多都已是两鬓斑白、步履蹒跚的老人。当年14岁进山、年纪最小的曾文富,回忆了自己和一群来自湖北省宜昌市的孩子走进大山、一辈子守护大老岭的经历。他的一生见证了大老岭林场发展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艰苦历程。

    19631213日,14岁的曾文富在街上看到林场农场渔场的招工信息,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他报了名。他对林场很憧憬,想象中林场的春天鸟语花香、冬天白雪皑皑。可面试的时候,招工干部不要他,嫌他年龄小、个子小,招工干部对他说:林场不是托儿所,是要做事下力气的。曾文富反复表示自己什么事儿都能做,能吃苦,个子以后一定能长高。这才被勉强招收了进去。

    大老岭位于大巴山脉、西陵峡北岸,总面积9.6万亩,这里保存着亚热带北部山地特有的多种珍稀植物群落,是我国中亚热带北缘山地森林生态系统及其物种基因保存最完整的区域之一。

    1956年,湖北省林业局批复成立宜昌专属大老岭林场。由于乱砍滥伐,导致林区自然植被几经破坏,一些山头仅剩下杂灌和少量人工林。为了植树造林,1963年至1964年,林场分两次到宜昌市招工,100名青少年从此走进大老岭,与大老岭的命运紧紧相连,将血和泪、情和爱抛洒在了巍巍大巴山,这其中就有曾文富。

    那时正值寒冬,城里来的孩子兴高采烈地来到林场,看到绵延不断的大山,大老岭皑皑的白雪,觉得新鲜极了!林场的大横幅上写着欢迎城市青年到林场安家落户,曾文富感觉很开心,原来自己已经是林业职工了,要以场为家、以林为营,开始全新的林场生活啦!

    可没高兴多久,接下来的情况却让他们傻了眼——这里一穷二白,没有公路、没有电灯,就连食物都得按计划徒步从20多公里外的邓村背回来。尤其让姑娘们受不了的是厕所,这里所谓的厕所,其实就是临时搭建的木头草房,四面有缝,到处漏风,上个厕所还得请人站岗放哨。

    每天就吃一样菜,一年四季土豆、球白菜和懒豆腐老三样。吃粮食要自己背,林场邓村来回45里路,没有车,得步行当天去当天回。没有口袋,就用裤子把口一扎,把米装在里面。曾文富只能背个二三十斤,跟着比他稍大一点的同伴一起走。山路陡峭,有时候连人带米就一起滚下去了。

    植树造林消灭荒山,是这一代大老岭人的主要使命。在闭塞、清冷的大山深处,这些愣头青们凭着一股献身国家林业事业的热情,穿上草鞋,背着树苗,扛上锄头,以一种近乎原始的劳动方式,架窝棚、种粮食、修小路、点松明,迎着寒风,踏着积雪,挖树坑,为来年植树做准备,拉开了消灭荒山的序幕。

    19643月,春回大地,正是植树的好时节,这群回到大山的孩子们开始育苗。曾文富不会拿锄头,手上一下子就打起了血泡。地挖好之后播种,再用土和叶子盖上,怕鸟来吃,还要日夜值班。曾文富苦中作乐,用一根杆子在上面摆块布,嗨嗨嗨地喊着赶雀子

    造林栽树是有季节的,要抢时间。当时一天要栽500棵苗子,栽下去以后要用尺子量,还要塕、踩、提——三塕两踩一提。一天下来,腰都伸不直了,很辛苦。

    到了夏天,火辣辣的太阳照在苍茫的大山上,灌木杂草疯长,挤占小树苗,抚苗工作又接着开始了。曾文富要把小树苗旁边的杂草砍掉,让树苗见光。

    大家每天很早就起来干活,林子里都是露水,裤子打湿半头,到中午又晒干了。他们把带的饭挂在树上,太阳出来了一直晒,再来吃的时候已经坏掉了。可是还得吃,不然就要饿肚子,下午还要做事儿。

    夏季,草地里面有蛇、旱蚂蝗等,马蜂也特别多,有一次,他正砍着草,就听见一个女孩喊:不得了啦!不得了啦!大家跑去看,原来一只马蜂从她裤子里钻进去了。

    进入秋季,大老岭遍地金黄,秋风萧瑟,层林尽染,千树万树的红叶远远看去,就像火焰在滚动。大家又开始沿着场界在陡峭的山坡上修建防火线。

山梁很陡,都是七八十度的坡,上上下下特别辛苦。晚上大家就住在树搭的棚子里,盖着树皮睡觉。女生住上铺,男生睡下铺。到半夜,上面的铺垮了,女生就掉下来,压住下面的男生,大家就都哭起来,哇哇声一片。在大老岭,曾文富碰到过狼,肚子瘪瘪的,都看得见肋骨,一赶它,它就露出尖尖的牙,把自己吓得半死。还捉到一两只小猫子,其实就是老虎娃。还发现过华南虎、野猪、獐子、麂子鹿等。不过也有快活的时候,偶尔能在河边摘到野生猕猴桃、野生板栗,树叶一扒开就是一捧,大家吃得津津有味。老人还回忆说,那时条件虽然很艰苦,他们也常常苦中求乐,休息的时候,年轻人聚在一起吹拉弹唱,吹的是口哨,唱的是山歌,敲的是脸盆,跳起来的是欢乐的舞蹈。

    寒来暑往,十多载春秋的辛勤劳作,林区范围内的荒山都披上了绿衣。如今,林场黑风岭的木栈道边,当年的幼苗已长成大树,只有一个知青林的铭牌记述着这段青葱岁月。

    1967年开始,为了支援国家建设,林场开始对成熟林进行有计划的采伐。每天运输队司机们启动满载木材的卡车,在林场至太平溪间来回奔波,人来车往,场面异常壮观,一批批优质原木被输送到四川、湖南等国家建设一线,大老岭自己生产的木质席纹地板也以优良的品质远销上海,林场的木材资源走向全国,高峰时期,大老岭一年要产出木料3万多方,基本建成了国家商品材基地。

曾文富清晰地记得林场建设的辉煌年代,为了方便职工子女就近上学,林场还在古江坪用工人们曾经住过的土坯房建了一所子弟小学。他又在学校当起了老师,学生最多的时候有一百五六十人,一个班两个年级,常常是四年级上完课做作业,再给五年级上课。

    曾文富记得有年冬天,教室里生着炉子取暖。他穿着大衣在黑板上写字,一个学生怕他冷,把炉子放在他后面,结果大衣着火了,冒烟了才发现。有的学生住校尿炕,他早上起来查房,就用热水袋装着开水把尿焐干,从那以后,学生晚上再不喝水也不撒尿了。

    进入1982年,林场可供采伐的木材越来越少,林场的发展面临生存危机。林场自谋出路,积极发展多种经营,开山采石,种植平菇、天麻、黄连,养殖冷水鱼类等。林场子弟小学合并到邻村的邓村小学,曾文富又回到林场工会工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喜欢上了摄影,参加了一些培训班,后来成为宜昌市摄影协会会员。他拍了不少照片,有一些还发表在宜昌日报上,这更激发了他的积极性,早出晚归拍片子。从传统的胶卷照片到现在的数码照片,再到电脑PS后期制作,曾文富一直学到现在。

    19941214日,三峡工程正式动工。2001年,大老岭开始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采伐时代过去,护林成为大老岭的主题,林场专注于生态保护、生态修复、科研科普,让大老岭更好地呵护三峡、惠及地方。

    2002年林场改制,曾文富就在这个时候光荣退休了。

2017年,大老岭获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辖面积扩大了一倍。如今林场的护林员很多是当年下乡青年的子女、曾文富曾经教过的学生,他们继承了父母师长的吃苦精神,常年风吹日晒,穿行在荒山野岭,巡护森林动植物资源,排查森林火险,用心守护上一辈人栽下的森林。谈及在大老岭这么多年,奉献了自己最好的青春和时光,曾文富表示一辈子都不后悔!他激动地说,当年只是想解决家里的困难,减轻父母的负担,走进了大山。现在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保护环境,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大老岭保护得这么好,就是一种骄傲,值得自豪!

    20197月中旬,大老岭林场召集退休的老职工回到林场。在盘龙岭密密匝匝的丛林里,老人们互相搀扶着走在蜿蜒的栈道上,兴致盎然地叙述着当年的故事,好像又回到了年轻时代。阳光透过密林洒在这些步履蹒跚、但精神矍铄的老人们身上,时光仿佛回到几十年前——一群扎着羊角辫、穿着工作服的少年们挥着锄头、挖土栽苗,他们把青春奉献给了大老岭十万亩森林,他们用几乎一生的时光,见证了大老岭林场50年的发展变革,那满山的绿意,是岁月给他们最好的点赞!

                  https://mp.weixin.qq.com/s/P4b_Aji-DwToarrQv4MdOw